河南新闻网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李兴佳 文/图

中原第一城外迁,出入口断行,商铺落锁。

这也意味着,郑州食品批发业三强争霸时代落幕,转入多足鼎立。

30年来,郑州食品业老炮们,一路向南,从火车站到航海路到南三环再到南四环,甚至跨过绕城高速。郑州食品批发史,是交织着不舍与希望的搬迁史,也是众多商户一路南下的“流浪史”。

中原第一城外迁,大门断行,有商户退守仓库经营

如无意外,中原第一城商户将再也等不来复市日。

近期,河南商报记者探访时发现,中原第一城东门被围挡围起,北门断行。市场内商铺落锁,空无一人,室内货物腾空,贴上封条。

按照郑州市政府要求,中原第一城已于2019年底关闭。

早在2018年就风传外迁的市场,终于靴子落地。

“中原第一城已经外迁,不存在复工的问题,允许商户把仓库货物运出,不允许经营。”二七区外迁部门负责人表示。

不过,不少商户至今仍退守在附近仓库收发货。

食品业三强争霸终结

中原第一城的关闭,也宣告了郑州食品批发业三强争霸正式落幕,转入百荣、小刘桥万货城、万邦、华南城等多点布局、多强抗衡时代。

2014年12月份,由钢厂改建而来的中原第一城开门纳客,当年末接纳了来自中陆洗化城300名洗化类商户的集体“投诚”,几乎囊括郑州洗化半壁江山,后又于2015年末承接万客来外溢商户,巅峰时一度聚集了2800家商户。

或许,从一开始起,钢厂土地性质就注定了其后终将迎来外迁的宿命,只不过是靴子哪天落地而已。

2013年11月,百荣临建市场开业,承接华中食品城整体搬入,2015年承接万客来、盈合万货城等南三环商户。四年磨一剑,2018年1月19日,百荣迎来终极开业,临时板房里的数千家商户入楼,花费数百万邀来佟丽娅、金志文站台。一时间,万商云集,百业向荣。

2018年1月2日,仿佛在与相聚3.3公里的“友商”百荣赛跑,小刘桥世贸华中万货城,提前百荣17天开业。一样的品类,相似的业态,两家市场展开近距离搏杀。

百荣低租,万货城就零租;百荣做出租车灯牌广告,万货城紧跟;万货城甚至把广告牌树在京广路高架百荣下桥口,正面截流自驾客商……

小刘桥万货城总经理冯长海,与百荣更有千丝万缕联系。他曾是华中食品城老总,带领商户投入百荣,离开后,再度带领商户投奔小刘桥万货城。先后掌舵三家市场,堪称郑州食品批发业元老和闯将。

不过,刚开业的小刘桥万货城不温不火,黄金位置商铺开门率不足一成,不少商户在百荣和万货城同时开店,因为有免租期,就把万货城当仓库使用。后期,市场才慢慢暖热。

以上,属于百荣领衔、中原第一城和小刘桥共舞的三强鼎立时代。

不知道,失掉了中原第一城后,郑州食品批发业会不会分外寂寞?!

郑州食品变迁的那些关键人物和关键事件

郑州食品批发30年漫漫长河,失去的不仅仅是中原第一城这一朵浪花。

把时间纬度拉长,最早,郑州食品批发业发迹于火车站区域,后来历经90年代的航海路食品城、华中食品城、万客来,最后均归附到百荣、中原第一城等第三代市场。

这其中,有四个关键人物,怎么都难以绕过——李金贵,冯长海,侯世安,徐国珠。

1990年,冯庄村村主任李金贵,怀揣1万元南下广西,批发回甘蔗,在航海路搭起的水果市场里销售。赶上1991年火车站振兴、食品批发市场拆迁,这个路边市场迎来命运翻盘。这便是后来的华中食品城。

巅峰时,华中食品城商户近7000家,年交易额20多亿元,集中了全国90%食品企业在此设立总经销或办事处。

直到1998年,才迎来侯世安的万客来时代。万客来之前,真正让侯世安一战成名的是酒水,当年他第一个把“贵州酒大批量引入长江以北”,这也注定了此生再难与食品分家。而送他直上人生巅峰的是,在南三环荒芜之地,建成了万客来。

万客来与侯世安相互成就。无数商户开着三轮车入驻,多年后开着四轮轿车驶出,市场平均日客流量两万人以上,单一个洗手间一年就能收益三十多万元。

征战万客来告捷累积的经验,被侯世安拿来复制,在向西2.5公里处,建立中原百姓广场,主做建材。为运活中原百姓广场,侯世安邀来义乌73名老板团,携带着咄咄逼人的资本攻伐气势,包机抵郑,一口气认购200多个商铺,合计签约金额2000万元。

后来,为防被外迁,他又谋划在南四环建新万客来,然而拿地受阻,项目尚在纸上时,即迎来了万客来外迁消息。在外迁大势面前,76岁的老人倾尽洪荒之力后,只能憾别。

此时的侯世安,已被债务缠身,工程方、业主、租客等纷纷上门讨债。早在2012年,因为一笔1017万元欠债,侯世安就被限制高消费。被“限高”人员又容易被简称为“老赖”,不免令人唏嘘。

霸主交替登场,后浪错位经营

华中食品城搬迁,是在冯长海掌舵时期,那是在2013年冬天。

不知道徐国珠是如何说服冯长海入伙的,能看到的是,2013年,华中食品城整体搬入百荣。没有像样的商铺,百荣紧急搭建临时板房,安置商户,每家商铺前竖一面旗帜,就算是自家招牌。这是百荣日后百业向荣的火种。及至今天,这个搬迁仍是行业佳话,商户不减反增,营业额不减反升。

也借助这次搬迁,百荣展开虹吸效应,频频吸引食品商户集聚。原本在服装批发领域纵横四海的百荣和徐国珠,却意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食品领域,攻城略地,成就霸业。

搬入百荣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很久,冯长海最终挟商户出走,在小刘桥另起灶炉,在距离3.3公里之处,与百荣形成正面竞争,0租金秘挖百荣商户墙脚,把广告位立在百荣附近……

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阋墙,成了商业死敌。正应了那句“生意好做,伙计难搁”。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是非审之于己,成败由之于天,这也正是商业的魅力。

当年是食品批发最好的时代,霸主交替登场,各领风骚数年。后浪们,则开始差异化经营。百荣胜在酒水,副食占据商超系统75%市场份额;中原第一城洗化一家独大;小刘桥低价入市。

90年代做食品批发的崔先生看惯了行业风云起伏,他回忆万客来时代一天营业额达到四五十万元,如今一天最高峰仅仅七八万元,食品批发从业者也由刚搬入中原第一城时的两千多家锐减至一千多家。

风云30年,郑州食品批发业路在何方

30年来,郑州食品业老炮们,一路向南,从火车站到航海路到南三环再到南四环甚至跨过绕城高速。

每一次搬迁,商户不得不抛下固定的工作圈、生活圈,带着不解与希望重新出发。但另一面,城市框架的拉大、老市场发展受限,市场外迁势在必行,商业遵循优胜劣汰,商户需要更优的环境、更广阔的场地、重新的洗牌。

阵痛期过后,破茧成蝶,腾笼换鸟。

如今,中原第一城外迁并不是结束。万邦、华南城、万货城、百荣、曲梁同嬴市场、锦艺智云城,均在争抢外溢商户。

各家市场均有优势,也都或多或少挖来商户进驻。但正是这种分散搬迁、多点布局,让商户游移不定。

批发行业重在集聚和抱团,商户间方便调换货,客户方便一站式购齐,分散搬迁只能互相削弱,无法做大做强。 前期,市场拿出大面积、花大力气承接食品,最后入驻商户三三两两,空铺率居高不下,只有更换业态止损一种结局,届时等待商户的只能是再搬家。锦艺轻纺城空铺率八成,无奈剥离轻纺,换做汽配,是近在眼前的现实案例。

各种不确定性,观望和犹疑,让不少中原第一城商户退守在附近仓库经营。这份犹疑,一来是认不准哪个市场正规合法,怕重蹈搬迁覆辙;二来不确定哪个市场能最终红火,怕上错船;三来是对于外迁可能最终不会落地仍抱有幻想。

然而,长时间退守仓库,再加上疫情的叠加效应,商户营收缩水七成,已难堪重负。长期下去,郑州食品业恐被外省分流蚕食。

未来究竟是郑南还是向东?郑州食品业能否打造千亿级市场集群?最终归宿会是哪里?都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胜负未定,但郑州食品业需要抱团做强的初心不变。

【责任编辑:钱艳红 】 【内容审核:黄瑞月 】 【总编辑:黄念念 】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